第九中文网

番外2

1个月前 作者:顾沙南

又匆匆过了些时日,他便要到了继掌庶宗的时候了。

顾家的规矩千千万,其中一条不成文的说的就是新人执掌一宗时,须得拿出些压箱底的手艺,震一震往日里的那些老辈和族人,如此才能立的住脚,顺便堵住下头一些人的嘴。

挑脸子这活儿本就不易,这道规矩更是难上加难,是以没有哪个敢马虎,做事做的很是小心谨慎。

要过这道坎,都需得掉层皮,顾捷候他爹为了这事都愁白了头。

顾茗有时候会叫他去书房谈话,时不时的就要提点他两句,里外说的不过都是些家规和道理。他以往总是一言不发的听着,听过之后也就忘了,却不想没过多久竟被牵扯进一件大事之中。

那时候正天下大乱,恰逢袁世凯又和外国人签了丧权辱国的“二十一条”,把大半个中国搞的鸡飞狗跳。洛阳城许多人吃不饱,于是顾茗和外宗的宗长商量着在城里多增加了几个施粥的铺子。顾家背地里干的勾当都是有损阴德的,差不多也只有这样才能勉慰自己的良心。顾捷候又是个闲不住的主,他无视非外宗族人不得擅自出山进城的家规,大摇大摆的溜到了洛阳城内。

都说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穷的人吃不饱饭,有钱的人却富得流油。

人一有钱就喜欢闲的没事作糟,那城里有户人家姓陆,是个世代经营粮食的家族。这一代的夫人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,全家人都给捧成了宝贝金疙瘩。他天天不想着如何继承家业,发扬光大,就知道喝花酒玩女人,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学无术的酒色之徒。本来也就是拿钱消遣消遣,结果最后竟然嫌玩的不够劲儿,仗着自己的家世,在外面的河边上的茶摊子设了个赌命赢钱的局。

这局够狠够毒,赌的是摘花鼓。十个花鼓一个银元,谁快算谁赢。

顾捷候本就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,从茶摊边儿过的时候,见那肥头油面的胖墩儿如此草菅人命,却无人敢管,自然是要上前耍一耍他二大爷的威风。

那胖墩儿摆了摊子后,就一直无人敢上前掺合一脚,更别提报官抓人了。

照他的话来说:你小子活腻歪了敢报官?老子的舅舅就是这洛阳城最大的官!

顾捷候自然是不信这个邪的,他瞅着那胖墩儿一身的肥肉,心里的厌恶更添了几分,只想着怎么这年头披着人皮的猪这么多,要是能扒了他的皮挂在洛阳城头,岂不快哉?

于是他压着帽子蒙了脸不动声色的上前踢馆,誓要给胖墩儿点颜色看看。

胖墩儿连摆了一个月的局,见终于有人敢和他叫板,本来很高兴,但见对方居然是个精瘦蒙面,穿着寒酸的少侠,脸上不免显出几分不屑和鄙夷,只道是哪里来了个乡巴佬,没点儿眼力见,要在太岁头上动土。

四目相对,一路火花带闪电。

顾捷候坐在坐在小马扎上,十分嚣张,他解下腰间自己一直佩着的匕首,挑衅说这局玩的不够大,这么小儿科的局也好意思招摇过市的摆出来,若是玩不起,不如回家躲起来别出门丢人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