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九中文网>都市言情>龙幻千古> 第九章 师徒反目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九章 师徒反目(1 / 1)

邹子龙对众人隐瞒他调查玉宝一事大为愤怒,认为众人看自己,邹子龙对宋慈和丹凤等人的隐瞒和嘲笑大为不满,决意离开松山县。神凤道:“你这是算什么?你想走就走?”邹子龙气愤的道:“我不走留在这干什么?让你们当傻子取笑我吗?”神凤道:“没有人取笑你啊,我们是为你好,好心当做驴肝肺啊。”邹子龙更加气愤:“你们会后好心?好心就不会这样骗我,这件事所有的人都知道,就我不知道。”然后邹子龙便气愤的离开了。阮玉宝的父亲阮丞昌和李淑兰向阮玉珠母女求情,要求阮玉珠向宋慈代阮玉宝求情,免其一死,但阮玉珠表示无能为力,李淑兰大怒,指阮玉珠母女自私及一定会向二人报复。阮玉宝终于被处死,李淑兰伤心而疯癫。阮玉珠母亲见阮玉宝惨死,内心不安,每晚梦见阮玉宝被吓至吐血。宋慈决定与阮玉珠成婚,秀娴安慰,淑兰却诅咒二人会有报应。一日何淑兰放下落咒棺材在阮玉珠家后离去,刚好遇上往阮玉珠家替王秀娴医病的明叔。后纸扎铺发生大火,这时候,阮玉珠和宋慈回来。阮玉珠连忙跑到母亲的身边,王秀娴在断气前将鸳鸯枕送给玉珠,并祝福她有好姻缘,阮玉珠伤心欲绝。众人在案发现场发何淑兰留下的落咒棺材,逐认为命案一定是何淑兰为报复所下的毒手。但宋慈替明叔及王秀娴验尸后,发现明叔身上有骨折、颈有多项瘀伤及死后遭鞭尸,但王秀娴身上并没伤痕,加上明叔比王秀娴早断气,从而认定凶手目标是明叔而非王秀娴,故凶手未必是何淑兰,众人疑惑。阮玉珠在街上遇到何淑兰,欲带她去衙门,何淑兰反抗,二人纠缠追逐至郊外,阮玉珠失去何淑兰踪影。失望之际,不慎撞倒老妇孙婆婆一同滚下山波。二人幸好没受重伤,孙婆婆带阮玉珠回家,给她换上清洁衣衫。二人谈得投契,孙婆婆更替阮玉珠摸骨,指她命硬一生会遇上不少灾劫,须事事心。何淑兰尸体被发现,阮玉珠成嫌疑犯,展杰上门拘捕她。宋慈为何淑兰验尸时发展她死前曾被奸污,案件有可疑。时高云轩巡视松山县,并带回离开已久的邹子龙,邹子龙被云轩提拔为司理,宋慈恭喜他,但邹子龙反应冷淡。高云轩请邹子龙复验何淑兰尸体,邹子龙推翻宋慈的判断,发现尸身上有榉树汁,假意做成被打伤的伤痕。宋慈表明并没涂上榉树汁伪造证据,以洗玉珠杀人嫌疑,高云轩建议宋慈应避嫌,不应再调查这宗命案。宋慈再三问阮玉珠案发当日所发生的事,阮玉珠想起曾遇上孙婆婆,但众人往树林寻人时,郤找不到孙婆婆和她的木屋,宋慈更觉可疑。久别重逢,邹子龙一反常态对众人非常冷淡,更指责展杰没替阮玉珠验打斗伤痕。丹凤喜滋滋去找邹子龙,但邹子龙只是冷淡打发她,丹凤失望。邹子龙带人到阮玉珠家搜查,发现孙婆婆给玉珠所换的衣衫,衫上更染有血液,阮玉珠被收监。宋慈为阮玉珠辩护,反指孙婆婆身份有可疑,似是一个大圈套,一切有幕后高人指挥策划。后宋慈在纸扎铺调查时遇上刺客攻击,手部受伤。丹凤与香姑发觉高云轩行动有可疑,逐加以跟踪,竟发现高云轩往城郊与紫霞郡主会面,幕后主谋开始现形。阮玉珠在狱中意志消沈,为免连累宋慈,叫宋慈取消婚约,但宋慈拒绝,并安慰她一定会找出真凶,还她清白。

宋慈求见郡主,查问她回松山县的原因,郡主淡然只为悼念国楝死忌。宋慈推断郡主可能是幕后主谋,特意约子龙会面,向他表明一连串命案是冲着自己而来,邹子龙只是敌人利用来报仇的棋子。子龙听后不服,反驳宋慈是妒忌他飞黄腾达,胡八道只想打击他的自信。宋慈无奈,决定想办法对付郡主。宋慈叫阮玉珠假意向郡主求情,借机试探,但未能问出端倪。全县村民都怀疑阮玉珠是凶手,阮玉珠担心,宋慈不断安慰,叫她不要轻言放弃。阮玉珠借机会撮合展杰与如梦,展杰感激。展坚见如梦心地善良,为孤儿请命不遗余力,终于放下成见,接纳如梦。七叔在常满粥找香姑辟邪,对丹凤见到何淑兰死前与阮玉珠同往紫竹林,丹凤大喜,并通知宋慈找到证人。宋慈立即去牛头山找七叔,但找到的只是七叔的尸体,这时高云轩手下丁副将率领展坚到来,力指宋慈杀害七叔,宋慈百词莫辩。展杰往紫竹林搜查时遇上阮玉珠,更发现阮玉珠的削竹刀和竹筒,证据对阮玉珠不利。公堂上,邹子龙指证阮玉珠是杀人凶手,宋慈为她辩护并加以否认,邹子龙反指是宋慈助玉珠杀淑兰,更杀七叔灭口,因宋慈熟悉尸体结构,深明医理,可杀人于无形。宋慈听后怒极,逐找少将军伯豪来当证人,证明自己无杀七叔。宋慈洗脱嫌疑,但阮玉珠郤苦无证据以示清白,须被收监,众人担心不已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