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

第一章 元末

2022-01-29 作者:青史尽成灰

在尘土飞扬的大路上,一大一小两个孩子,缓慢前行。

他们的旁边是空旷的原野,只有寥寥几棵树木,孤零零地站着,树皮已经被剥了大半,让饥民拿去充饥了,开春的时候,这些树不会再次发芽。

就连地面上的野草,也所剩无几。

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,少年一步一步艰难挪动,每走一步,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……突然,他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,一下子滑倒,摔在了地上。

身后的小家伙吓坏了,急忙蹲下来,用力扯着少年的胳膊,想要把他拉起来。

“别,别费力气了。”

少年声音微弱,气息奄奄,他让小家伙凑到面前来。

“沐,沐英,我,我是不成了。你,你往东边走,去,去濠州。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别停下来……或许,或许还有一条活路。”

少年说完,眼前发黑,竟然昏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睁开眼睛,发现小家伙还趴在他的身边,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他。

见他醒了,沐英喜得笑了起来,尽管脸上还挂着泪花。

少年满心无奈,傻小子,你守着我,不是跟我一起死吗!

“沐英,你听好了,快点走,遇上了贵人,你,你还能活……”

小孩不动,只是傻傻盯着少年。

“你怎么不听话!你,你活了,才能救我啊!”少年痛心疾首催促。

这一次小孩似乎懂了,他艰难爬起来,盯着少年看了又看,终于迈开了步子,只是他出去两步,就要回头看看,舍不得分离,一直走出去好远,小家伙才闷头往前跑去。

沐英走了,只剩下少年一个,一阵阵的昏厥袭来,远处似乎还有狼嚎的声音,他这条命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。

什么父母的仇,什么覆灭元朝,更是想都不要想了。他们一家就属于乱世中的蒿草,死得无声无息……

但愿那小子就是老朱的干儿子沐英吧,但愿他能多杀几个官兵,也算是替他们一家报仇了。

泪水从少年的眼角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

他叫张希孟,济南人。

家里也算是名门,叔祖叫张养浩,不但是个大官,还是个散曲大家,不论官场,还是文坛,都颇有声望。

只不过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,张希孟的父亲并没有参加科举做官,而是在家中闭门读书,守着家业,过与世无争的日子。

可是自从至正十一年开始,黄河两岸,红巾军大起,朝廷大军剿匪,红巾军四处攻杀,你来我往,老百姓根本活不下去。

张老爹思量再三,决定南下投靠亲戚避祸,可是在家读书多年的张老爹哪里知道外面的险恶。

没有走多久,就遇上了官府勒索,而且是一次又一次,他们身上的细软越来越少。随从的仆人也只剩下一个了。

更要命的是儿子张希孟因为水土不服,还染了病,上吐下泻。

张家夫妻看着儿子脸色蜡黄,日渐消瘦,越发心疼。

现在想返回老家,也是不能了,唯有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这一日他们行到了旷野,张希孟的病情突然加重,竟然痉挛抽搐,口吐白沫,张家夫妻都急坏了。

“老爷,您和夫人守着少爷,我去请大夫,买点药回来。”

张老爹皱眉头,“这荒郊野地的,你去哪里找大夫?”

仆人道:“刚刚过来的时候,好像瞧见了一处村子,让我去试试吧。”

张老爹沉吟道:“你能办妥当?用不用我也去?”

仆人忙摆手,“夫人一个人照看少爷不行,老爷放心,去去就回来。”

张老爹点头了,仆人连忙撅着屁股就跑了,他这一走,就是一个多时辰,眼瞧着天色暗淡,依旧没有返回。

“怎么回事?老王怎么这样?这不是让人着急吗!”

张老爹正抱怨,突然发现夫人脸色苍白,嘴唇不由自主哆嗦,身体摇晃,险些摔倒。

“你,你也病了?”张老爹吓得不轻,连忙扶住了夫人,“你别吓我啊!”

夫人怔了半晌,突然大哭,“完了,我的那包首饰没了!”

张老爹顿时大惊,他们身上没钱了,唯一还算得上东西的,就是夫人随身带的首饰细软,那是她的嫁妆,有一个小包袱收着。

“一定是趁着我心思都在儿子身上,给那个下贱没人心的老家贼偷了!”夫人气得几乎昏死。

张老爹愣了片刻,也明白怎么回事,必是老王拿了首饰,借口找大夫跑了,真是该死!

他,他家三代都在张家做事啊,从来没有亏待过他,竟然在这时候偷了首饰跑掉了,这是落井下石,恩将仇报啊!

张老爹气得一跺脚,转身就走。

“老爷,你追不上的!”夫人惊呼。

张老爹哼了一声,“谁去追他?我是去给儿子找点药材。我也看过医书,能,能行的!”说着,他拔腿就跑,奔着旁边的土山下去了。

一个老书生,能懂医术吗?

还真别小瞧人,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,不能医国,就去医民。很多医学大家,必定是文学大家。书读通了,自然也就懂了药理。

只不过张老爹距离名医的距离还十分遥远,放在平时,他断然不会胡来,可是如今这个地步,也没有选择了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。

他跑出去快两个时辰,等到天黑,才气喘吁吁,兜着一些草药回来。

“快,煮水给儿子喝。”

夫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,只能照着丈夫的意思,点火煮水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