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

第三百八十六章 大结局 永生于黑暗

1个月前 作者:夜枭

距第二次OG大战已经过去了许久,在战后便接手地球圈统治,颇有威望,被称为萧尘大帝的萧尘也渐渐隐入帷幕之中。作为地球圈的二把手,超级科学天才白河愁,一手建立了地球最高科学院和人民生活研究所的人,如今也过着每天带带学徒,每天享受着下午的阳光喝喝下午茶

的时光了。

几十年过去了,这太阳倒是没多大变化,一如之前的日子,浓烈且温暖。轻轻呷了一口杯中的茶,白河愁蓦地想起那个家伙了,都说是时光催人老,但是在那家伙的脸上倒是不能够留下丝毫的痕迹啊。不知道是该说可悲还是该说令人

羡慕呢,望着身边的人一天天老去,自己却毫无变化,也算是够折磨人了的吧。

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在干什么……

……

“轰……”雷鸣声响起,一闪而过的电光在这一片黑暗和死寂之中为这地方短暂的光亮。

雨越下越大,洗刷着周围的一切。

一处悬崖之下的某个洞口内,向外散出微弱的光亮。

洞口将洞内和洞外分为两个世界,洞内一片祥和温暖,洞外则是冰凉的大雨。一黑衣男子默然无语,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的石碑,上面刻着七个字:“爱妻维蕾达之墓”。沿着墓碑继续向前看,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宝箱,里面放满了金银饰品

显然这是萧尘为了防止魂玉被小偷偷走,所以故意放在这里的诱饵,而真正的魂玉,则是在那穹顶之上,散发着微弱的亮光。

“蕾蕾,我走了,我必须为我们的未来努力,如果无法扭转那件事情的话,整个世界都将倾覆。”抚摸着墓碑,萧尘喃喃道。

经过了这么久的调查,萧尘已经差不多明白了他们所说的那个灾祸到底是什么了。

虽然身体不会变老,但是萧尘的气质却与以前大不相同了,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沉稳而内敛的气息。

“没时间给你在这磨磨蹭蹭了,我们可浪费不起时间。”倚靠着墙壁,黑衣男子有些不耐烦,“驱动大阵立刻走吧。”

无言地最后默默看了一眼墓碑,萧尘的身上一股磅礴的黑暗力量涌动起来,瞬间激活了周边的黑色密文,巨大的法阵将这山洞笼罩其间,彻底封印。

萧尘的眼色逐渐变得冰冷,同时,带着一丝战意,“那个笨蛋老兄啊,不知道现在已经做到哪一步了。”

一挥黑色的披风,萧影右腿一蹬地,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向着无底深渊落下。

再回头定睛一看,山洞边哪有两个人,从头到尾……都只有一个人而已。

……

群星城的清晨永远都是这样的平和和淡然,微风拂过这苏州园林式的建筑,带着池塘小河荡起阵阵涟漪。

背着巨大旅行背包的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将左手伸入左边胸口的口袋内。

少年掏出了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个帅气的男子和一个怀孕女子的合照。

默默将照片塞入口袋内,少年四处张望着,这里的一切,对他来说无比的新鲜和陌生,但是却又无比的熟悉。

来到一间房前,看到了熟悉的门牌号码,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,从右边腰际的口袋掏出一把生锈的铁钥匙,插入了老旧的木门内。

“嘎吱”一声,老旧的木门缓缓打开,阳光沿着门框射入房内,荡起一片灰尘。

“咳咳……”少年被荡起的烟尘呛得咳嗽了起来。

“这里就是……我的家吗?”少年呆呆地望着老旧的房子,脸上蓦地扬起微笑,“我叫萧逐风,我回来了。”

……

将许久没有人打扫的房屋打扫了一边,逐风来到了群星大厦。

“请问,您知道本尊在哪吗?”逐风望着面前的服务人员,问道。

“不好意思,您说什么?”服务人员一愣。

“呃,我想见一下这大厦的主人。”逐风道。

“抱歉,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服务人员望着面前貌似刚刚成年的少年问道。

“没有,但是,我的父亲是萧天行,我母亲说过让我来这里找他。”逐风摇了摇头。

……

天王之子归来,群星震动。

在一穿着制服的窈窕女子的带领下,逐风来到了本尊的办公室。

丝毫未变,依然站在窗口,远眺着下方的景色,甚至都看不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。

“你好啊,逐风。”本尊缓缓转身,望着面前的少年,露出了亲切的笑容。

虽然看似平凡,但是,本尊却在面前少年的身上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潜能,还未被发掘的潜能,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就汇聚在这个孩子的身上。

不愧是天行和唐戚的孩子,眉宇之间倒是像极了两人,让本尊有些怀念之前的时光了。

“你,是来找你父亲的吧。”本尊淡然道。

“没错。”逐风点头。

“很可惜,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”本尊摇了摇头,“但是,我们可以提供一些线索给你。”

……

身穿白袍,背后背着金黄色的长枪,男子凝视着位于上方的面色和善的凡尔若斯。

此刻,神殿之内只有这两人,男子身上的杀机逐渐蔓延,攀向凡尔若斯。

“大主教。”白袍男子凝视着凡尔若斯,“难道你觉得能够将这种伪装持续一辈子吗。”

“云海,你误入歧途了。”凡尔若斯叹了口气,怜悯地看着白袍男子。

“我很清楚,就算你的光明奥义已经登峰造极,但是如果你体内的庞大黑暗力量一旦外泄,没有人能够阻止你。”萧云海的眼中迸发出杀机。

“我可以完美地控制它,而且,根本没有人能够引动我内心之中的黑暗力量。”凡尔若斯一脸肃穆,洁白的圣光照耀在凡尔若斯的脸上,“你不信吗?”

“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一个恶魔说的话。”萧云海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年无数人被恶魔囚禁,肆意宰杀放血吃肉,那种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。

“人在对于人性的了解上,在对圣光的信仰上,就一定胜得过恶魔吗?”凡尔若斯眼中不含任何表情,冰冷得如同神祇一般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