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九中文网>都市言情>龙幻千古> 第八章 宋慈收徒弟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八章 宋慈收徒弟(1 / 1)

这天衙门接到了一个怪案子,展捕快对宋慈:“宋提刑部,由于此案非比寻常,所以请大人前来参详。”宋慈问道:“究竟什么案件啊?”展杰道:“可能是一件命案。”宋慈有什么好奇,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什么?可能?”展捕快道:“因为此案并无尸体。”展杰道:“一个绸缎商人的妻子张王氏,前来报案。她他相公上月到临安办货,应该在本月初回来。二十天过去了,她还没见到她相公的踪影。她怕他相公有什么不测,所以就来报案了。”宋慈问道:“这个张子伟会不会到别的地方去了?”展杰道:“我们已经查问过几个船家,有人认识张子伟,证实在初十当天戌时已经回到松山县渡头。”展捕快:“按道理张子伟从渡头回到张府,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。”邹子龙插了一句道:“或者会不会他们夫妇感情不和睦,张子伟在外面有外遇,也许去了外遇那里,”其他捕快道:“我们亦查问过他的邻居,他们他们夫妻非常恩爱,并无涉及其他男女感情。”另一个捕快补充道:“而且根据张王氏所,初十是张王氏的生辰。而且张子伟答应有临安赶回来为他祝寿,所以他没有理由不会来。”宋慈问道:“会不会是他在回家的途中与上了抢匪。”那个捕快道:“应该不会,当时并不是深夜,而且附近一带也很太平。”展捕快道:“不过属下怀疑一个人,他是张子伟生意上的伙伴。他叫曹开伟。”于是,众人来到曹开伟家的后山挖掘。可是后山并没有发现尸体,于是宋慈再想可不可以有什么方法可以将尸体的气味透出地面。后来在邹子龙想到用竹竿,最后找到了张子伟的尸体,并且找到了凶手。通过这件事,宋慈收邹子龙为徒。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邹子龙已经可以单独验尸了,这天知县纪大人对宋慈:“江州发生了一宗大案,有二十五人同一时间死亡。”宋慈:“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?”纪大人:“表面上看来他们全部都是病死的,但有二十五个人同一时间感染疾病而死,源头还没有找到,真正的原因也不清楚。所以江州的知州想请宋提刑去江州一趟。”宋慈想了想道:“这么多人同时死亡,如果不是中毒,就有可能是瘟疫。如果是瘟疫的话,我想找明叔和我一起上路。”展捕快道:“如果宋提刑起行,松山县这里...”宋慈坦然的道:“有阿虫在这里,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”当天下午,宋慈便赶完江州,就在这是松山县也发生了命案。关万褔突然暴毙,邹子龙立马赶到现场。邹子龙看了一眼关万福的尸体,展杰在问道:“怎么样?邹子龙道:“我要仔细查看一下。”过了一会,邹子龙道:“初步判断很有可能是作过死。”展杰问道:“作过死?”邹子龙连忙解释道:“也就是马上风。”邹子龙出来道:“要将关老爷的尸体带回在检查。”最后邹子龙对纪大人:“纪大人,经过我详细的复验。我证实关老爷是作过死,也就是马上风。”关夫人立马道:“这个人和软玉宝是旧相识,我不会相信他,宋提刑呢?”纪大人连忙道:“关夫人,宋大人有公务在身。去江州了,还没有回来。”关夫人:“总之他什么我都不会相信,我无论如何也要宋提刑为他再验一次。”数日之后,宋慈回来了。宋慈看完验尸记录之后,宋慈道:“做的不错。”就在宋慈回来没有多久关夫人被火烧死了,宋慈对关万福死进行了一个实验。他发现关万福如果同时用香和易多散就可以是人血气过盛而死,最后宋慈设计引诱阮玉宝出了事情的真相。公堂之上纪大人问道:“阮玉宝,关万安。你们究竟承不承认合谋害死了关万福、关夫人和梅三条人命?”一旁邹子龙对宋慈道:“玉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,师傅。”阮玉宝道:“虽然我们关家遭逢不幸,我相公和大姐又先后去世。剩下我一个弱质女流,但是你们也不能欺负我。单凭关万安的疯言疯语,就污蔑我谋财害命。”宋慈起身道:“关万安,我问你。是你买易多散给关万福吃的吗?”关万安道:“没错,不过我大哥是作进补用的。”宋慈又问阮玉宝道:“在关万福去世当晚,你是否在房中了到手香和依兰依兰两种香料?”阮玉宝道:“这两种香料是为增加我们夫妻的闺房之乐。根本就不是毒药,你们早已查明。”宋慈道:“没错,易多散、依兰依兰和到手香这三种药。表面上没有毒性,但如一起使用就足以致命,你们就用这种方法杀死了关万福。”展杰道:“大人,我们已做过考证。我们将这三种药物用在一只公狗身上,结果公狗亦出现作过死的现象。由此可以证明,这三种药物混合使用,是绝对可以致命的。”阮玉宝道:“你们不我们也不知道,难道要我和相公,吃每一样东西都要让狗先试试吗?”展捕快道:“白如梦,昨晚当关万安知道你在房间里,燃了依兰依兰和到手香之后。又令他相信阮玉宝送给他吃的酱牛肉混有易多散。他是什么反应?”白如梦道:“他既害怕又气愤,还阮玉宝连他也想害死。”宋慈道:“很明显,阮玉宝和关万安。根本就是知道这三种药物一起使用时,是可以致命的。你们二人根本是用这种方法杀死关万福。”纪大人道:“果然巧妙,心在证据确凿,你们两有什么解释?”阮玉宝立马解释道:“大人,我知道关万安一直对我有非分之想。他因为处于嫉妒所以谋杀我的亲夫。”关万安反驳道:“亏你能出这样的话。”展杰道:“你不用狡辩了阮玉宝,我们早已查知你和关万安的奸情。”宋慈道:“你可还记得几天前在万福楼门外,杨丹凤和你发生了争执。”在所有证据面前,关万安与阮玉宝无言以对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