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九中文网>都市言情>龙幻千古> 第八章建立大元(中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八章建立大元(中)(1 / 1)

真金:“父皇呢?”察必:“到刘秉忠那里去了。本来他是想叫我一块去的,我只是感到身体不适,才没去那里。”真金:“又是到刘秉忠那里,我猜也是。”真金满腹怨言地告别母亲察必,来到刘秉忠住处,正听得刘秉忠向忽必烈述政体划分之法。“陸下。”刘秉忠,“如果推行汉人之法,则可大治。”“大治?”忽必烈,“汉法中也有一些不当之处。”刘秉忠:“是的,我们可选唐宋辽金制度之优。”忽必烈:“什么优?”刘秉忠:“设置路、府、州、县,路统于行省,设总管、同知等官员,府一级不普通设置,统属也不一样,有的统于路,与州平级,有的统于行省,为直隶府,与路同级。个别的则直属于中央行省,府设知府、同知等官员。州也可设两类,一类直属于行省,称直隶州,与路、直隶府平级,县一级按户多少分上、中、下三等,设里县尹、县丞、县尉等官。也就是设省、路、州、县四级宮。”忽必烈一下头。真金在门外所到刘来忠述,也感到刘来忠为革新政体做了大量工作,费了不少心思。忽必烈:“多设一级,就会多出几百或几千甚至上万官员。”刘秉忠:“多出宫员,也就多出了百姓负担。”忽必烈:“是。”刘秉忠:“可把路去掉。”忽必烈:“等一下吧。”刘秉忠:“比较通用省、府、县三级行政即可。”忽必烈一下头:“就设省、府、县三级官员吧。”刘秉忠:“我马上照办,挑出官员任用之名册。”忽必烈:“刘先生之意还是多任用汉人,对吧。”刘秉忠一下头。忽必烈:“就怕会有许多蒙古人出来反对的。”刘秉忠:“可以设达鲁花赤,也就是我们蒙古人的镇守者。”忽必烈又一下头。真金折身去找阿合马,问他“达鲁花赤”是何意思。阿合马沉吟半晌,从心里暗暗佩服刘秉忠的八面玲珑。阿合马:“要想扳倒刘秉忠,看来得一个人。”太子真金问:“谁?只要你出那个人,我就去请。”阿合马:“八思巴。”太子真的:“走,咱们现在就去探望八思巴。”阿合马和真金来到八思巴府第,八思巴正研究政体升迁事宜。真全问:“八思巴大人,汗国初行枢密院、御史台、宣政院三大机构下面的官僚如何设置,又如何选备用人选呢?请教一二,望先生能不吝赐教,也好让我心知肚明。”八思巴:“殿下,百官的任免进退,都要经过中书省审察。职官升迁,从七品以下归吏部主管,正七品以上由中书省主持,三品以上由忽必烈殿下任用。六品到九品官职,由中书省敕授。”真金:“八思巴先生,能否告知我,在大汗国体制之中,是否还有分封采邑之制,就是那些诸王贵族怎么办?八思巴:“我和刘先生是有两种看法,各执己见°阿合马:“那么,八思巴大人是否同意分封采邑?八思巴:“刘秉忠大人是不同意分封采邑制的。”真金非常佩服八思巴的临机应变和见风使舵,他知道八思巴也许和刘秉忠没有多少分歧,只是在任用官制上有些不同看法而已,但八思巴为了不得罪阿合马,偏要把刘秉忠另当别论。八思巴的回答令真金十分满意,真金有些忘形地:“八思巴大人,你和阿合马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的,当然,那要等我承袭汗位。”八思巴心中大吃一惊,他没想到太子真金会如此张狂外露。八思巴:“殿下,阿合马大人是回人,我是藏人,刘秉忠是汉人,但我们想着的都是汗国利益。”阿合马:“是啊,咱们处处都是为忽必烈陛下着想,为殿下着想,为大蒙古天下稳定着想。”真金:“大蒙古天下要想稳定,也非易事呀。”阿合马:“有殿下一心一意为国,没有难事。”八思巴也头称是。真金:“没有你们这些忠心臣子,怎能保汗国无恙。”八思巴:“忽必烈陛下有过人之才,也会用人呀。”“汉人用多了,是不是要危及汗国?”八思巴楞了一下,至此他才明白了阿合马和真金的来意。阿合马:“八思巴大人,忽必烈陛下让你和刘秉忠刘大人一道整治吏治,你是不是也同意用这么多汉人呢?”八思巴本能地播一下头:“殿下,我是拥护您的。”真金一下头:“我知道八思巴大人的心意。”阿合马:“凭心而论,八思巴大人,殿下是念着你的好,时常在陛下面前夸八思巴大人有治国之才。\"八思巴不卑不亢地:“忽必烈陛下夸我结束了吐蕃三百年战乱。”阿合马:“这正是惊世奇功,也正因此夸你有惊世之才。”八思巴:“多谢太子夸奖,我心中有愧,对殿下做得很不够,有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够,心中有愧。”阿合马问:“有什么愧?八思巴大人,你不忠于真金殿下吗?”太子真金等了阿合马一眼:“阿合马!八思巴大人,刚才阿合马大人,话讲得不对。”八思巴:“阿合马大人的话讲得对,殿下,我就是问心有愧,对于殿下不够过于忠減,不像阿合马大人。”真金吃了一惊。八思巴:“太子殿下,我把心思都用在忽必烈陛下那了。”真金:“用在陛下那儿是对的,就是该用那。”八思巴:“殿下,您这么就是不怪我了?”真金一下头。八思巴:“陸下令我整治政体,还让我推行村杜之制。”真金问:“什么是村社之制,阿合马,你知道吗?”八思巴:“阿合马大人管财政,不过问吏治之事。”阿合马尴尬地一下头,心想:等我捞足了钱,也像贾似道那样,在外卖官,听刘秉忠之弟刘寺坡的学苑都对外卖起了官。真金:“八思巴大人,村社之制又有什么好处?”八思巴:“社有社长,由众社众推举年事已高、通晓农事、家事之人担任,免去本人差役。”真金一下头。八思巴:“还在北方设锄社,就是农忙之时,先锄一家之田,棚供其饮食,其余次之,旬日之间田可治也。”阿合马:“遇上会算计之人,到他家锄地,不给饭吃,如何?”八思巴问:“不给饭吃?那么,谁还有力气干活?”阿合马:“饭有孬好,可给一些粗杂粮吃,也可给一些白面大肉管饱的吃法很多理。”真金笑了。八恩巴:“殿下,你是否笑我不会话?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